女人有无被老公滋养,看这个部位就知道!
2017-08-29 14:58:23  来源:网友 良家 看着 医院 来了 京城

女人有无被老公滋养,看这个部位就知道!

  京城三环的一家专看男子疾病的医院。

  自从叶佳来这家医院上班,来看病的病人就比之前增加了三倍不止,缘故原由:一、她医术崇高高贵;二、长得性感妩媚不像良家妇女。

  她拿着病历单看着上面的记录,浏览着,“你是已经是第四次来了,既然不听我的叮嘱,那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听言,矮胖男人,激动的抓着叶佳,“医生,你救救我,我也不想的,可我刚结婚,我的老婆又长得漂亮水嫩,就算我不想,可她也有需要呀!”

  叶佳扶额,蹙眉,“这次真是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除非三年内你不行房。”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矮胖男人难为的抹着眼泪。

  “你老婆有陪你一起来吗?我可以帮你和她沟通一下。”叶佳拧着眉头,不忍直视的看着他,一把年纪了,眼泪、鼻涕的一大把。

  好吧,她也是同情心泛滥,才会说这话。

  矮胖男人点头,“有陪我一起来,可是……”

  就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叶佳就理解他了,这个长相这把年纪,刚娶了个美娇妻,如果不夜夜宠幸,不怕隔壁老王,也怕姓宋的。美娇妻再以他无能不举老刺激他,估计他的哭相会比目下当今更难看。

  叶佳送他出去,看到了他那位在等待他的美娇妻。

  切实其实是漂亮,干巴巴的,一身粉色,嫩得能当这个矮胖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那女人挽着矮胖男人的手臂,一脸的担心,“老公,怎样了?”

  没等矮胖男人回答,叶佳替他回了,“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三年之内,不克不及行房而已。”

  那女人听着声音才发现医生也跟了出来,抬起眼睑,眼底担忧还没散去,便惊讶说着,“叶佳!怎么是你?”

  顿了顿,那女人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厉声喊着,“难怪我老公来医院看了四次都治不好,原来一直都是你这个庸医给治疗的。”

  这关于名声问题,叶佳究竟结果还是要靠这行吃饭的,怎么可能退让?

  “不是我的医术不行,而是胡太太你的需求量也太大了,自己的老公用起来也不知道省着点儿,有些地方很脆弱的,经不起你这么没日没夜的折腾。”叶佳挑眉,从容不迫的说着。

  她脸如菜色,双眸狠狠的剜着叶佳,“你胡说什么!”

  “你老公的病例上还记着呢,上一次来医院是因为鞭伤;上上一次是滴蜡烫伤,上上次是针孔刺伤。都这岁数了,哪里经得起你玩sm来折腾?”

  被叶佳说的,她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医院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她羞愧转身跑出了医院。

  一直没吭声的矮胖男人,一边是幸福,一边是性福,他还没做好取舍看着自己美娇妻跑了,连忙跟着追了出去。

  刚才那个女人眸子泛起氤氲,转身跑开的刹那,叶佳想起来了,这人是贺美琪。

  大学时候抢走她男朋友的贺美琪,曾经没少恶心过她,只是没想到竟然变了这么多。以前她就觉得贺美琪外表清纯的像朵百合花似的,总是动不动就掉眼泪,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

  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目下当今口味竟然这么重!

  远处,一名年迈的老太太目睹了全部过程,激动的问道:“那位医生……”

  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一样,院长连忙回答,“她姓叶,叫叶佳,赴美留学三个月前刚回来,到我们医院工作,是我们医院最医术最好的医生。”

  “院长,我想跟她谈谈。”

  “那陆老太太您先到我的办公室里坐着,喝口茶,稍等片刻。”院长必恭必敬的说着。

  三分钟后,叶佳被叫到了院长办公室。

  叶佳礼貌的打招呼,“您好。”

  喊她来的路上,院长就叮嘱了她一句话:待会进去,老太太无论和你说什么,你都必须要答应,这关系到我们医院的未来!

  就院长神秘兮兮又不寒而栗的样子,叶佳能大致猜到,这位老太太大概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在京城这个地方,领导一抓一把,她还没见到院长这副样子容貌过。

  只是她打完招呼到目下当今,面前的这位老太太就只是盯着她看,都快把她看出个窟窿了。

  半响,老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不但是医术崇高高贵,人也长得漂亮。”

  “谢谢!”她有种老太太是在挑孙媳妇的错觉……

  陆老太太继而说着,“胸大奶水足,屁股大好生养。谁娶了你,准能三年抱两。”

  此刻叶佳感觉她的预感是愈来愈准了,讷讷的问着,“请问您要是给您孙子挑老婆吗?”

  被她一问,陆老太太才想起正事来,面色严肃,“不是,这次我主要是给孙子找医生。得先把我孙子的病治好,才能再考虑给我孙子找媳妇儿。”

  “那您的孙子为何不自己到医院里来看病?”

  “我是偷偷来你们医院找医生的,我孙子今年三十岁了,没有女朋友,没有绯闻,身边就连只母蚊子都没有。”

  讲到这里,陆老太太有些感伤,“我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就这一个独苗苗。我们家里也没有遗传病,他也是健健康康的一个大小伙,我就想不理解理睬,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您的意思是想让我怎么帮您?”叶佳笑了笑,耐心的询问着。

  这位老太太就顾着感慨了,说了一堆话也没说到重点,她想一想时间被耽误,还有一堆的病号,莫名的心累。

  陆老太太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才不急不慢的说着,“你跟我回家,到我家里帮我孙子看病,只要把他治好了,你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无论你是想钱,还是名,我都可以满足你。”

  难怪刚才院长说了这位老太太可以关乎医院的未来了。

  有这等好事,她不接除非她脑子有问题。

  “好,我跟您回家帮您孙子看病,不过您得稍等我一会,我需要准备一下。”叶佳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在准备好统统,临上车时,院长又嘱咐了她一句:跟陆老太太回去,无论是谁治病的,都要小心,这关乎着你的生死!

  请原谅她刚回国,初到京城,不知道这位陆老太太究竟是何人,院长越说越是邪乎。

  坐上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在车里的叶佳感叹着有钱人,等到四十分钟后,她认识了什么叫做真实的有钱人。

  京城二环内的房子可是寸土寸金,他们家住的是独栋的两层别墅房,整个小区,就只有寥寥的几栋这样的别墅。她进小区时看了,这栋小区叫名苑小区。

  刚回国找房子时,她有听过京城的名苑小区,这里住的都是京城的权贵,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得到的地方。

  到了门口,车子缓缓停下,陆老太太看向叶佳,“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听到这句话,叶佳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门的密码你记下,11124612#。”

  或许是老太太觉得她在这,怕她孙子害羞吧,这样想着,叶佳也就不觉得怪了。

  等她一下车,身后的车子就绝尘而去了,速度之快。

  看着门,她输了密码,打开门之后,里面静偷偷的没人。打量了房间之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男人的卧室,她将医药箱放下,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带好医用手套。

  听到脚步声,她弯腰还没抬起看那人,就说着,“把裤子脱了。”

  叶佳微微抬起眼睑,看向那人的,裤子没脱,双腿笔直的站立着一动不动,她催促着,“别矫情,快脱了!”

  当她直起身子,正眼看到那人时,她怔住,一身银灰色西装映入她的眼帘,西装笔挺,剪裁合体的西装更加显得男人清贵逼人,浑身散发着清寒的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片刻,叶佳晃过神来,她来这是给他看病的,不是看脸的……

  男人看着她,眸色骤然霜降一样平常,冷的刺骨,“你是怎么进来的?”

  问这话,叶佳是觉得他是把她当成不法份子私闯民宅了,又想到陆老太太说是偷偷去医院的,所以肯定没提前只会一下他。

  还在她正在组织语言想解释的时候,男人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紧着眉头。“是否是我奶奶让你过来的?”

  “是的。”她笑了笑。

  既然他猜到了,那就省得解释了。

  看她这样子,穿着白色大褂,手上戴着白色的医用手套。

  男人微微收回视线,声线清冷,“看着很专业,护士服应该更适合你。”

  “啊?”她一时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

  叶佳收了收心思,“如果你想看我穿护士服,我下次可以满足你。抓紧时间,马上就天黑了。”她说着,便迈步上前,用手抓着他的裤子。

  男人推开她,从齿缝中迸出来一个字,“滚!”

  这还是叶佳第一次遇到这么个难伺候的主,以前她给人看病,还没让脱,病人都自觉的乖乖脱了。

  果然,是有钱人难伺候!

  叶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猛然把他扑倒在他身后的大床上,强硬的要去解他的皮带,“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矫情的,我也是拿钱办事,你配合一下!”

  这女人简直是厚颜无耻!

  拿钱办事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寻常生意一样平常!

  “我给你双倍的钱,你立刻从我身上起开!”他暴怒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听他的吼声,叶佳耳膜都被震痛了。不是她不想要这双倍的钱,而是她还没找陆老太太开价,而且做人要有诚信,她已经答应陆老太太了。

  所以,叶佳没从他的身上起来,而是继续去扯他的皮带。耐着性子安抚他,“你放心,我很专业的,不会很疼,很快就好。”

  ‘专业’、‘不会很疼’、‘很快’这几个词汇,让男人脸色蓦然变得铁青。

  男人的大掌去攥着她手,带着狠劲,她疼的龇牙咧嘴的,手指关节,咯咯作响。

  “不要让你脱个裤子,又不是要你命!就没见过你这么矫情的男人!”叶佳磨牙霍霍的说着,疼的鼻子都泛酸了,拼劲全力去挣开他的手。

  都到这个份上了,不扒了他的裤子,对不起她手疼!

  挣扎中,她不忘记去抓他的皮带,只是没抓到皮带,隔着西装裤,不小心一把抓住他的那里,男人额角青筋暴起,将她捞起,抛出去门外,“该死的!给我滚出去!”

  被扔在地上的叶佳脑袋懵了。不是疼懵的,是吓懵的,刚才那手感,这尺寸,绝对是她见过最大的!

  叶佳不能不怀疑,那老太太是否是故意坑她的!

  还没等她回神,就看到从外面进来两个保安,必恭必敬的站着。

  男人看向保安脸色黑沉,“一分钟内,我希望她消失在我的眼前!”

  “是,陆师长教师!”两个保安被吓的一个哆嗦,连忙上前一边一个架起叶佳。

  这架势,很显然是要把她抬出去!叶佳心底窜气小火苗,推开两个保安,看向陆师长教师,“你也知道我是你奶奶请来的,有你这么待客之道吗?”

  听言,男人怒极反笑,从身上掏出一张卡甩在她的脸上,“一张金卡,够了吗?”

  一张金卡,她勤勤恳恳的工作十年都挣不到这么多。虽然钱是很多,可是也不克不及往她脸上甩呀!有钱人就是臭毛病多!看在红色毛爷爷的份上她就忍了,自尊和钱,毫无可比性,有钱,让她把自尊放在地上踩两脚,她都没有丝毫犹豫。

  叶佳弯腰捡起地上的卡,起身后站在他的面前,努力的扯出一丝微笑,“钱很够,我拿了我的医药箱就走。”

  如此没骨气,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性格,都怪院长把她唬住了,不然她一定啪啪赏他两巴掌。

  男人没让她进房间,而是直接把她的医药箱给扔了出来。

  医药箱里面的可都是她用来吃饭的工具,被这么对待叶佳心都在滴血,还没等她弯腰去捡起来,保安就又按住她了,直接把她拖了出去。

  一直把她拖到门外,保安才撒手,她被摔在地上,整个身体都快被摔散架了!

  来时是坐着加长版林肯,走时,是被人扔出去。

  如此差别待遇,叶佳攥紧可以弥补她心里伤害的金卡,前脚迈步名苑小区,后脚就接到了陆老太太的德律风。

  小区大门的门卫大爷一定是陆老太太的眼线,不然打给她的德律风不会如此准时!

  德律风那端陆老太太问道:“我孙子……”

  “他那里没问题,老气横秋着呢!”叶佳一手揉着腰,一手拿着手机咬牙说着。

  “叶小姐,你的意思是,你碰到我孙子……”陆老太太欣喜激动,自顾说着,“原来我孙子喜欢叶小姐这种类型的,不错,跟我一样有眼光。”

  叶佳听得是一头雾水,心里的那股子怪异感更强烈了。“陆老太太,请原谅我不大理解理睬您是什么意思?”

  “叶小姐,我不瞒你说,在你之前我给我孙子找过各种类型的,我孙子都不为之动摇。就连有些女人脱光了,都没碰到我孙子一下。所以我才怀疑我孙子可能有隐疾,但没成想是之前的那些都没合我孙子的心意。叶小姐……”

  陆老太太的意思,叶佳是听出来了,急忙打断她的话音,“等等……陆老太太您不是找我来给您孙子看病的吗?”

  “对呀,有你,我孙子的病就行了,而且他也有媳妇儿了,简直是双喜临门!叶小姐,你真的是治好了我心头病啊!”陆老太太甚是欣喜。

  听言,叶佳无力的按了一下太阳穴,她怎么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呢?

  德律风那端的陆老太太还在说着,“我得看看黄历,给你们选个好日子……”

  叶佳打断她的话音,口吻很是郑重,“陆老太太,我没有嫁给您孙子的意愿。还有今天的诊金,您孙子已经付过了。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叶小姐,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孙子,无论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应,让你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梦。”

  叶佳叹了一口气,“我目下当今就是在做梦,您珍重,我挂了。”

  挂断德律风之后,叶佳用快滴叫了车。

  在下班的高峰期,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叶佳终于回到了她的爱巢。她住的地方是租的北京三环的一室两厅,干净整洁,距离公司上班的地方很近,就她这才八十平,一个月的租金就要五位数。

  为了省钱她还是和别人合租的。

  一进门,她的舍友林安安就关心的问她,“今天怎么这么晚来回来,是医院里又有病人骚扰你吗?”

  “是出了一趟外诊,到病人家里给病人看病,才会回来晚了。”叶佳自顾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端着走向她的卧室。

  她的舍友人挺好的就是一个傻白甜,长得也小巧可爱,而且还会做饭,居家型的。临时随便在网上找的人拼合租,能找到这样的,实属不容易。

  林安安笑了笑,“那就好。饭还没做好,再等十分钟,才可以吃。”

  “好。”

  叶佳将水杯放下,看了一眼时间,坐到电脑前,打开电脑登上QQ。

  视频界面打开,她脆生喊着,“毛叔。”

  被她喊毛叔的男人四十多岁,是她回国后联系的第一小我私家。

  “佳佳,最近案子到了瓶颈没有任何的新进展。”毛叔脸上的神色凝重,眉头紧紧的拧着。

  叶佳疑惑,“是否是钱不够?”提到钱她想起来那张金卡,她连忙从包里扒出来,对着摄像头晃了晃,“毛叔,钱的事情你别担心,这张卡里的钱,足够我们用的了,我来日诰日就把钱汇给你。”

  “不是钱的事。是我查到了你爸爸的案子,当年是有京城里的权贵插手。佳佳,我们不要继续查了,放弃吧。”

  毛叔的话,让叶佳垂着眼睑,一时缄默沉静。

  她有想过查出真相会很难,但没有想过会这么难。

  放弃美国的高薪收入她当机立断的归国踏入京城,就是为了当年她爸爸的案子。撑了这么多年,她不克不及释怀放下的事,似乎,不能不放弃了。

  半响,叶佳才收回思绪,看着视频里的人,“暂时先放一放吧。先麻烦您帮我去查,这几年资助我上学的恩人是谁。”

  “好。”

  等她关了视频之后,门外林安安喊她,“叶佳,出来吃饭了。”

  目下当今是七点,林安安有个习惯是传承上一辈的,就是吃饭时要看电视,而且七点必看电视上政治类新闻。

  今天这些不顺心的事,让叶佳心情有些不好,走到一旁的沙发上,拿起遥控按了按钮,“吃饭时,能不克不及不要再看电视!”

  话音落时,电视屏幕黑了,林安安被吓的一愣,而叶佳也愣住了,她关电视抬头的刹那,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个有钱难伺候的男人。

  “叶佳,我们合租时的约法三章,有话好好说,不许发脾气。”

  此刻叶佳哪里还管的上什么约法三章,她看向林安安,“安安,刚才电视里的那个男人你有无看到?”

  “那么多的男人,你问哪个?”

  “就是里面长得最帅的那个。”

  “长得都挺帅呀。”

  叶佳有些无力,她忘记了林安安是个有脸盲症的,压根就分不清帅丑。

  忽地,她想起来,“那小我私家姓陆,就住在京城二环的名苑小区。”

  “哦,我大概知道你要问的是谁了。”林安安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个词条,递给她后,继而说着,“他叫陆晔,今年三十岁,纪检委主席,家中背景实力雄厚的官三代。剩下的,你看手机上面搜出来的内容。”

  都说宁得罪为商的都不克不及得罪当官的,她还以为姓陆的只是个有钱人而已,没想到还是当官的。

  回想陆老太太和她承诺过的话,总而言之就是只要她嫁给陆晔,陆老太太什么都答应。

  边上林安安的话音还未断,“可是他没结婚,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这个我知道,连只母蚊子都没有。”她接着林安安的话。

  这是陆老太太和她说过的话,看来是无半点掺假。于是,三秒钟后,叶佳当机立断的给陆老太太打了一通德律风,她要搭上这九霄云梯。

未完……

 文章丨《罪爱宠妻》为“全书小说”公众号连载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