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大内斗:“民粹派”、“高盛帮”和“亲友团”,谁会最终胜出
2017-08-29 15:03:35  来源:网友 白宫 大内 民粹派 亲信 短命

虽然班农如今已离开白宫,但特朗普的执政仍将面临诸多严峻挑战,白宫乱象依然难以平息。

白宫大内斗:“民粹派”、“高盛帮”和“亲友团”,谁会最终胜出

文/赵明昊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已是200多天,白宫“内斗”可谓“精彩纷呈”。

时至今日,已经有数十位白宫高级官员选择离职或是被强行辞退,包括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新闻发言人等。曾是特朗普“亲信”的弗林和斯卡拉穆奇,分别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短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近日,有特朗普“精神导师”之称的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的去职,更是让外界颇感震动。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已萌生去意或勉强支撑的重要阁僚和高级官员并不在少数。

白宫“宫斗戏”的三大流派

2016年7月,作为美国“另类右翼”的旗手,班农正式成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主席,他为特朗普最终赢得总统大选立下“汗马功劳”。所谓“另类右翼”,是美国近年来越发重要的一股政治势力,他们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极端排外者、反全球化人士、新纳粹团体等,大多是中下阶层的美国普通白人。他们反对希拉里、奥巴马等民主党人所代表的“自由主义”和“全球主义”理念,也对共和党内的温和保守派非常不满。很大程度上,正是这样一股势力,在2016年的大选中将特朗普送入白宫,使得民粹的极右翼势力在过去几十年中首度成为“主流”。

作为毫无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采取了一种让不同派别相互斗争、相互制衡的“权术”。

一是以班农、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为代表的“民粹派”。他们抱持“经济民族主义”理念,主张激进变革,对美国政府和国会中的建制派精英嗤之以鼻。

二是以财政部长姆努钦、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等为代表的“高盛帮”。他们大多出身亿万富翁,相对温和稳健。

三是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大女婿库什纳等为代表的“亲友团”。他们以维护特朗普的执政地位为使命,在白宫的不同派别中灵活“站队”,总体偏向稳健派。此外,特朗普政府的领导层中还有不少退役将军构成一派,如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及近期接替普利巴斯出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的凯利。

“亲友团”靠拢“高盛帮”

这些不同派别虽然同为特朗普效力,但在政治理念、政策诉求、人事任命等方面存在不小的差异。比如,在国际经贸政策上,班农等人与科恩等华尔街温和派的冲突明显,后者认为“经济民族主义”的激进政策并不可行,科恩还任命此前美国负责TPP谈判的高级代表安德鲁·奎因担任副手。

以对华政策为例,班农认为美国面对的最大对手是中国,需要坚定地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而科恩、蒂勒森等人则认为处理对华经贸关系需要非常慎重。根据班农本人最近向《美国展望》杂志主编库特纳的亲口“爆料”,进入白宫以来,他一直处于和建制派、高盛帮的“战斗”之中,甚至还想要把国防部、国务院的对华温和派赶下台,如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

然而,班农的“战斗”却让他自己日益陷入孤立之中。

当初,特朗普之所以选择长期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的普利巴斯担任白宫“大管家”,主要是为了和众议长瑞安等国会中的共和党建制派搞好关系,以利于特朗普的国内施政。但是,班农却根本不买普利巴斯的账,两人很快交恶,以至于需要特朗普亲自出面调和。班农和库什纳等“亲友团”的关系也是非常糟糕,后者逐渐向“高盛帮”靠拢,在国际贸易政策等议题上结成联盟,与班农、纳瓦罗等人对着干。

建制派占据上风

此外,班农对曾为陆军中将的麦克马斯特极不尊重,后者则不断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清除班农安插的“党羽”。在麦克马斯特等人的坚持下,作为白宫首席战略师的班农被逐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

为了反击报复,班农不惜通过他所创建的右翼网站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等媒体“抹黑”麦克马斯特,离间麦克马斯特与特朗普的关系。让班农最终去职的“导火索”则是夏洛茨维尔骚乱事件。在班农的劝说下,特朗普并未明确谴责在骚乱事件中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此举遭到美国国内上下一片反对之声,包括多名国会共和党重量级议员。

如今,班农已离开白宫,但特朗普的执政仍将面临诸多严峻挑战,白宫乱象依然难以平息。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是军人出身,此前任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国土安全部部长等职,他对经济、医保等国内政策议题的熟悉程度有限,其能否扮演好白宫“大管家”的角色仍有待观察。

虽然建制派在白宫权力博弈中逐步占据上风,但科恩、蒂勒森、司法部长塞申斯等人都有意提前离职,特朗普大砍外交预算、干预人事任命、公开批评阁僚等乖张做法令这些高官难以适从,不愿继续与特朗普“绑定”。

特朗普疲于应付?

而在白宫之外,特朗普与国会的关系日趋恶化,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等人对其非常不满,而民主党人更是坚持说“不”,对特朗普施政大加鞭挞,摆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夺回多数党地位的架势。再者,特朗普政府面临突出的“人才荒”问题,大量高官职位空缺,中层官员消极怠工、暗中泄密、得过且过的现象比比皆是。

值得强调的是,夏洛茨维尔骚乱是美国社会政治矛盾更趋复杂和深化的标志性事件。由于新纳粹、三K党等势力现身这起事件之中,美国社会的“敏感神经”被深深触动。政治上的“分裂”已经超越了左与右,“另类右翼”搅动美国政局的能力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美国社会的“分裂”和白宫内部的“分裂”已经产生了共振,进而使得特朗普面临的执政压力更为深重。

无疑,离开白宫后的班农将会代表“另类右翼”势力继续向特朗普施压。在班农离开后,特朗普除了要面对白宫内建制派加快“夺权”的挑战之外,还要应对白宫外右翼民粹阵营对他的不满与攻讦。

由于班农被“炒鱿鱼”,右翼民粹阵营对特朗普的不满也在明显上升。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面临的问题只能越来越多。

□赵明昊(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